暴雪迷的第一場暴雪

要參加暴雪的場子,您可得記得買票,在每年的暴雪嘉年華期間飛到美國西岸的加州共襄盛舉;但要來場真正的暴雪,請務必來東岸走一遭!

嗨,諸君,我是Yun-Fei,在網路上,一律用Takua這個化名,但諸君想用哪個名字稱呼我都可以。

Takua or Yun-Fei」,縮寫起來就是「T.O.Y.」了,

看起來還不錯!您也許正在困惑,為什麼「Story of Nereid」的網站上會出現一篇「T.O.Y. Story」,這網站是被駭了不成

這個嘛,應該不算吧。畢竟我可是正正當當取得網站所有人妮芮君的同意,而在此發文的,絕對沒有利用不法手段強行突破或繞過安全機制,取得竄改此網站的權限。不過既然往後我會三不五時在這滿滿「妮芮風」的網站貼一些非常「不妮芮」的雜文,某種角度而言,也算是「駭進」這個網站了吧

我是妮芮君的兄長,目前正在普林斯頓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擔任「research specialist」。諸君不必費神上網搜尋「research specialist」的正式中文、以及它的定義是什麼,因為這個名詞的定義與地位因校而異,越查只會越混亂,在此就姑且譯為「研究專員」吧——反正那也不是這篇貼文的重點。

好,重點來了:

我是個不離不棄14年的暴雪鐵粉。

暴雪娛樂」,這個名詞諸君倒是可以搜尋一下。暴雪娛樂專出酷炫的多人連線遊戲,例如《魔獸世界》、《暗黑破壞神3》、《鬥陣特攻》等。除了《魔獸世界》與《暗黑破壞神》系列,我沒玩過其他的暴雪遊戲,而且即使是《魔獸世界》,我也只是個打醬油的極度休閒玩家,但《魔獸世界》我已經打了將近14年昨天還有上線),而且幾乎沒玩過其他公司出產的遊戲,所以自認為還是夠格稱為一個暴雪遊戲的愛好者。

而本周,暴雪迷在紐澤西,遇見暴雪

參加暴雪的場子,您可得記得買票,在每年的暴雪嘉年華(BlizzCon)期間飛到美國西岸的加州共襄盛舉;但要來場真正的暴雪,請務必來東岸走一遭!經過連年「暖冬」,今年的暴雪可是特別乖乖不得了。氣溫一不留神就會降到個位數華氏!),體感溫度甚至可達零下華氏!)。氣象預報在暴雪來臨的日子前後特別標註氣溫為「COLDDANGEROUS寒冷危險)」,有些報紙甚至宣稱氣溫驟降的幅度是1962年以來首見

去年(2017)十一月,我才剛來美國。我是不清楚過去幾年是什麼景況啦,但我清楚得很,今年對我來說完全是冷斃了。就算只看過幾場雪,我也能清楚分辨一般降雪與暴雪的不同——箇中差異,就像紛紛細雨與狂風暴雨那般明顯。

雪,一般是徐徐落下,而且不會下滿一整天。一場雪過後,雖然一地覆滿了銀白,但間或還是能看到這兒一片、那兒一片的綠。普通的下雪天過後,世界看起來應該要像這樣:

但暴雪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。暴雪天,寒風呼嘯,挾著雪片切過晦暗的天空。暴雪天,雪花紊亂、瘋狂,怎麼形容都可以,就是絕對不溫柔。雪花當然比水滴來得輕、也沒那麼密實,所以被漫天亂舞的雪片撞上,當然沒有在暴雨中給雨點轟擊那麼痛。但除非下水道氾濫,雨水一般不會積在路上;雪花則不是這麼回事,一整天在窗前,就能看到雪層無中生有,漸次增長——雪花累積的過程看在眼裡可是比雨水驚心動魄得多

紐澤西州這裡,普林斯頓附近,暴雪下了整整一天。基於安全理由,校園不得不停止對外開放,也就是所謂暴雪假

暴雪過後,苦盡甘……來才有鬼哪!苦還沒盡啊!只是出了個太陽而已,氣溫照樣冷到血液都要變成血球口味綜合剉冰了。儘管氣象預報在「危險」之外又加上了「刺骨冰風(PAINFUL WIND)」,學校作為追求真理的聖域,可不可能因為區區寒冷而喊休假

因此很不幸地,我還得去上班

這是暴雪後的街景:

感謝勤勉刻苦的除雪工人,車道基本上已經一片雪花都見不到了。但朝人行道看一眼,就知道昨天到底下了多少雪——雪層少說有30公分厚啊走在雪地裡是很好的運動,因為每一步都必須費力把腳拔出來,同時還得保持平衡。如果將來某天,我驚覺囤積了太多脂肪,可能會考慮從事這項運動吧!

但總之不是今天。

通勤路上挑雪地來走,這可不是個好主意。一日夜的降雪,均等地覆蓋萬物。未經擾動的話,雪層的表面可是相當平整,完全看不出來下面有否凹凸嶙石、盤根錯節,就連下一步可能會陷得多深也無法預期,要真被什麼東西——或是自己——絆倒了,也不意外。

經過一番跋涉,我可終於抵達辦公室了。

畫面的右邊,是一片草原(名為Poe Field)。今天的風還強得很(新聞說的「刺骨冰風」啊),颳起草原上的雪花,猛襲莫可奈何只能走完最後這段路的區區在下我。暴雪在日語漢字寫作「吹雪(讀音:fubuki)」,雖然氣象所稱的「暴雪」已經下完了,「吹雪」今天卻還在進行中——下班的路上,還要再被它吹一次。

順風逆風都是被吹,
還是祝所有通勤的勇者們一路無風吧!

Takua 180105

YOU MIGHT ALSO LIKE

LEAVE A COMMENT